全通教育

让你倾家荡产打新股亏的倾家荡产
更新时间:2019-11-01 17:02 浏览:54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一口将那纸条咽了下去,柳氏这才回神,看着叶瑾夕的脸颊上带着一丝冷笑,“叶大小姐,初若可从来没有欠过你钱!” 柳氏这话一出,柳丞相也反应过来,当下站了起来,毫不犹豫的开口:“对,没有欠条,这钱根本就是假的!我们柳府可不会认的!” 欠条已经没有了,他们还怎么会承认? 柳氏与柳丞相同时想,他们一定要挖干叶府! 可惜……事情真的会如他们想象的那般发展吗?叶瑾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……

  ” 那方叶猛也有点傻眼了,家里只剩下一千五百白银了,而且这还算上了君晚苏的嫁妆,都给了叶天浩,他们两个吃西北风啊? 不过就算是这样,叶猛也没有开口,他以为叶瑾夕是想要跟叶天浩分清楚,免得以后再有牵扯,而君晚苏更是没有开口,别人不了解叶瑾夕,她可是了解的很!她的女儿,最喜欢的便是扮猪吃老虎,从认识叶瑾夕到炒黄金亏的倾家荡产现在,君晚苏可真是还没见过她吃亏呢。

  ” “你……我丞相府将会大开方面之门,你们叶府不要我女儿,我柳府还养得起他们!” 叶瑾夕脸色一板,笑容消失,“柳相爷铁定了心要帮他们?就不怕得罪我……叶府?” 我字拖了一下,显然是用自己的身份来压人,但是因为话语不能说的这么直白,不好平白用仙阁来压人,所以后面又加上叶府两字,可是那隐藏的意思,在场的人中,又有谁不明白? 柳相爷看着叶瑾夕的样子冷笑一下,哼,真以为入了阁就入了阁主大人的眼? 别人不知道,可他却清楚的很,阁主大人早就对她有意见了,如果她敢用仙阁的名义来压人,不说别人,阁主首先不会放过她! 柳丞相站直了身体,显示出一种文人才有的傲骨,微微倨傲的仰着头:“哼,我柳某人最受不得别人威胁!我柳某人的女儿,也不能平白受了这种委屈!告诉你们,现在已经没有叶府小妾,只有我柳家的女儿和她的儿女,我今日务必要为我女儿撑腰!” 叶瑾夕声音更冷,“这么说,从这一刻开始,柳氏就你丞相府的人了?”天佑倾家荡产 柳丞相自然点头。

  而叶瑾夕包括她的儿女几个字一出的时候,柳氏突然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她望着叶瑾夕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,总觉得内心深处有些不安,某些被她忽视的东西不由得显露出来,当柳丞相点头之后,柳氏猛然间想到了某种可能,顿时惊愕的看向了叶瑾夕! 却见叶瑾夕扭头对柳氏露出一个森然的笑容,接着,在柳氏还未开口的时

  柳丞相被一个小辈指着鼻子训斥,气的胡子乱哆嗦,“胡闹,胡闹!叶将军,你们家就是这么教育子女的?长辈说话哪有小辈插嘴的份?” 叶猛还未开口,叶瑾夕便纵了纵肩,无赖的开了口:“不好意思,叶府的事,现在我做主。

  柳丞相与周围众人都诧异了,这叶小姐是被气傻了不成?搞那么大的阵仗,到了最后竟然是还要多给柳府一千两白银? 额,听说这叶小姐怨恨叶猛对她的忽视,反正她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家里有滔天的富贵可享受,所以这是想要让叶府一贫如洗,来报复叶猛与君晚苏的忽视? 如果叶瑾夕知道这群老家伙此刻在想什么,一定会感叹一声,想象力可真是太丰富了! 柳丞相捋了捋胡须,点了点头:“叶大小姐果然是巾帼英雄,本来我柳府打算让你们占点小便宜,看来叶大小姐也不屑了。

  叠一叠收起来,接着手中拿着一张纸,兴奋的对那张纸亲了一口,回头看向柳丞相:“诺,这是叶初若欠我叶瑾夕的一百四十万两黄金,嗯,叶初若是柳氏的女儿,也是你们柳府的人,所以柳相爷,你看看……” 叶瑾夕说着这句话,将那欠条往柳丞相面前一伸。

  候道:“好,既然柳丞相如此仗义,你们柳府人的财产,自然也该归你们保管!分家之事就按照我父亲说的那样,柳氏的嫁妆归还,叶府的产业,分出三分之一,这个宅子按理说足有四千两,加上五百两那就是四千五百两,属于叶天浩的乃是一千五百两,我说的可对?” 这个时代还没有心算之法,所以叶瑾夕这话一出,旁边的账房先生便立马拿出了算盘点算,噼里啪啦算计了一番后,对柳丞相点了点头。

  柳丞相只能回头看向柳氏:“你说,什么欠的钱?你欠叶府的钱?” 柳氏还是十分害怕自己的父亲的,当下立马摇着头,“不是不是,爹,不是我,是……” “哎呀,找到了!”叶瑾夕一声清脆的叫声,打断了柳氏的话,叶瑾夕没有礼貌的将摊开在桌子上的其馀纸张都

  虽然您是长辈,可是您也不能倚老卖老吧?我想大秦的丞相大人,应该不是这么一个不讲理的人吧!” 柳丞相被叶瑾夕一噎,一甩袖子再次坐下,瞪着叶瑾夕:“好,你说叶府你做主,那么老朽今日就来为我女儿讨个公道!既然你们叶府不要人了,那么就应该把我女儿的嫁妆拿出来!” 叶瑾夕咧嘴笑着,“老人家,您这话按理说是没错的,可是他们一个残了,一个被休弃的女人,拿着这巨额财产岂不是危险?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他们的性命着想。

  柳丞相拧起了眉头:“你什么意思?” 叶瑾夕满手纸张,坐在椅子上埋头一个一个从里面找着,两手在里面胡乱摸索,搞得房间里纸张乱飞,看上去忙碌的很,所以没有回答柳丞相的话。

  “包括她的儿女?” 柳丞相不明白叶瑾夕为什么屡次强调这个问题,可如今骑虎难下,他也只能点头。

  柳丞相听到一百四十万两……尤其还是黄金的时候,整个大脑都已经懵了,他呆呆望着叶瑾夕手中那张纸,完全不可思议! 虽然早就流传叶初若欠了叶瑾夕很多钱,可是这件事情也只是说说,叶瑾夕从未拿那笔钱来要挟什么,所以柳丞相压根就没当回事,而且就算是欠了很多钱,两个小丫头片子,还能搞多大的筹码?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,那竟然是一百四十万两黄金! 是黄金啊! 柳丞相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,几乎就要晕倒过去! “咦,柳丞相,您不会要假装晕倒,好蒙混过关吧?”叶瑾夕一言道破了柳丞相的打算,让他有苦不能言,更是要强力让自己保持清醒,若是真晕倒过了,别人可不管他是真晕还是假晕,都会直接说他是倾家荡产的意思假晕!那么他柳丞相的颜面,就算是丢尽了! 这个叶瑾夕,实在是太险了! 周围那些德高望重的人,其实内心还是感激叶猛与君晚苏为大秦带来的这几十年的和平,刚刚就觉得叶猛与君晚苏太可怜了,这柳氏实在可恶,可是他们没证据也不能说什么偏颇的话,可此刻情况就不同了。

  这群人立马一个个站了起来,义愤填膺的看着柳丞相,柳丞相虽然是位高权重的文人头领,可是柳丞相为了牵制叶猛,找来的人可是不畏惧皇权的! 这些人立马开口攻击:“柳丞相,刚刚你可是口口声声柳氏和她的儿女是你们柳府的人,这时候可不能反驳吧?” “对啊,柳丞相,你们柳府家大业大的,陪送的嫁妆都能有二十万两,这点钱应该还不放在眼里吧?” 各种挖苦的话传进柳丞相的耳中,让柳丞相只觉得摇摇欲坠,他猛地回头瞪向柳氏,此刻他真恨不得将柳氏剥皮抽筋! 若不是柳氏承诺事后会给他一半的财产,他怎么会跳进这个坑里,被人坑骗! 柳氏被柳丞相一看,浑身激的颤抖起来,不行,如果这样结局的话,她跟柳丞相回府绝对没有退路! 想到这里,柳氏眼睛一狠,猛地瞪向叶瑾夕! 叶瑾夕好似没有想到柳氏会突然发狠,微微一愣,而趁此机会,柳氏猛地冲到叶瑾夕面前,一把将叶瑾夕手中的纸张抽过来,接着便快速的向自己的嘴巴里塞去! “哎呀,我的欠条,你快给我吐出来!” 叶瑾夕看到这幅样子,急忙上前两步,可惜柳氏塞进嘴里便扭过身去,用力往下咽,直到脸颊通红,憋得快要踹不过气来,又害怕被人从她嗓子里抠出来,直接端起旁边不知道谁喝过的水往嘴里送去。

  叶瑾夕的声音铿锵有力,说出来的决彩票倍投倾家荡产然肯定,这句话落下,叶府的家将都愣住了。

  柳丞相自然不会拒绝叶瑾夕的话,而旁边的柳氏却已经满脸苍白,她此刻完全明白了叶瑾夕的意图! 可惜,她根本就来不及开口,她的父亲柳丞相,就已经跳入了叶瑾夕为他挖好的坑! 叶瑾夕摊了摊手,对柳丞相笑道:“这属于柳氏的钱财都已经给你们算清楚了,那么现在我们就来算一算……柳府欠我叶瑾夕的钱财。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股价假如涨到90块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